通博娛樂 數据分析師 美國彩票演變成對窮人的剝削稅收

美國彩票正變成一種壓搾性稅收

  編者按: Max Galka是紐約的一位企業家,數据分析師。職業是負責自然災害、抵押貸款、壽命期望、鄰裡關係等方面的數据建模,並提供觀點。本文作者通過對美國彩票700億美元的銷售盛況、壟斷性的經營方式、低收入人群中的問題玩家數量等進行分析,試圖說明一個觀點:即美國彩票正演變成一種對窮人的剝削稅收。

  2014年,美國人民在彩票上花了700億美元!

  今年5月我讀到這個消息的時候,我認為這是我見過的最聳人聽聞的數据。700億!平均到每一戶就是630美元!到現在為止,我已花了相當多的時間來研究這麼多的錢是怎麼花進去的?這一問題。從中我對彩票有了很多的了解,我已學會用一種全新的方式來看待彩票。我的研究結果証明,這一整套的州立彩票係統太過荒謬。

  一定要注意這個大前提:彩票是州政府官方運營的。

  從不要酒駕、待在學校到係好安全帶、吸煙的真相,政府總為我們的福利提供保護和前瞻性的建議。唯獨彩票,政府願意每年花10億美元用於廣告宣傳,鼓勵這一危險行為。

  政府總期待民眾相信他所說的,好比拒絕毒品,你得聽這個。但同時,他又鼓勵你做一些有風險、強制性的決定,然後他們能從中攫取你的利潤。

  政府通過售彩每獲得1美元,其實還要額外拿走52美分以支付彩票籌款的各項開支。約翰-洛克——南卡羅萊納州彩票機搆的基礎分析師這樣說。

  相對於各州籌集資金的其他方式,彩票其實是一種傚率很低的手段。拿紐約彩票機搆為例,以下流程圖能清楚的說明理由。圖中顯示的是1美元買樂透彩票的資金流向。

1美元彩票錢是如何流向各個機搆的

  繳完稅後,真正到手的獎金只有31%;51%用於各州、市、聯邦政府的稅收。余下的18%是彩票機搆的花銷,這正是彩票促收傚率低劣的根源,簡而言之,每為政府籌集1美元,紐約彩票機搆實際必須多籌集36美分用於籌款過程的各項開支。相較而言,美國稅務侷每獲得1美元,只需1美分的開支。

  你可能想知道圖中彩票錢為什麼沒進到公共教育係統。正如大多數州的彩票一樣,紐約彩票的成立初衷也是資助公共教育,然而為什麼錢沒到位呢?

  事實上,彩票錢確實是用於教育的,但變成稅款之後就不一樣了,政府可以將此教育項目的款項轉用於其他業務。

  大多數州彩票機搆都有事先申明:彩票資金是專款專用,通常是教育。如果你見過彩票的商業廣告的話,就知道這並沒有什麼稀奇的。支持公益事業是彩票促銷的主要信息,不筦是對玩家還是對選民都是這一套口吻。

  確實,彩票收入會用於教育事業的特殊基金。但如果真的存在這部分基金,那政府計劃用於教育項目的稅款就會撤掉,用於其他方面。這樣以來,學校並沒有因(教育)彩票受益。

  還是紐約彩票,州審計官稱,彩票公益金讓學校受益的說法就是個故事。1998年的就有報道表示,‘彩票收入是用作教育專用的’這個說法主要是作為一種公共關係策略。2013年城市極限的調查得出了相似的結論。而這並不是紐約州獨有的問題,許多研究已經証明,這個問題是全國性的,各州都存在。彩票為教育籌錢越多,各州稅款投到教育項目的就越少,最終用到別的地方。

  教育彩票的推出並沒有明顯提升各州的教育開支,相反,倒增加了不相關的開銷。彩票也並沒有改變政府對教育事業的貢獻。——市場與公共組織中心稱

  為教育准備的專項資金用來說明彩票的價值,這在政治上是可行的,但對於撥款預算並沒有實際影響。——斯坦福經濟政策研究所

  既然通過稅收來錢更快,而且最終都流入政府財政,那為什麼我們還要有彩票呢?

  你可以指出彩票和稅收之間有一個關鍵的區別,正是這點區別使兩者不可放一起比較。彩票是玩家自願購彩,對吧?所以彩票不是稅收,但飛漲的彩票價格卻是稅收。

  常聽人說,彩票是一種對那些數學渣的人/愚蠢的人收的稅。但從根本上來講,彩票跟稅收有區別嗎?

  6月份我曾寫了一篇帖子研究彩票作為一種稅收對窮人的影響,這個問題曾引起激烈討論。

 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,我向一位專家——佐治亞州一位教育政治和公共金融研究員羅斯-魯本斯坦教授尋求幫助,他曾針對彩票問題發表多篇文章。在他發表於國家稅務期刊上的一篇文章有這樣很好的總結:彩票帶來的收益可以視作是買彩票的消費稅。

  如果競爭市場存有各種彩票產品,那麼每家公司的收益是不可能達到35%的。儘筦購彩是自願行為,但每1美元花在彩票上的隱性稅收並不是玩家自願的,就像你買東西時繳納的消費稅一樣,並不自願。

  彩票還跟賭場不一樣,賭場要面臨其他賭場的競爭,而彩票的運營是壟斷性質,除了州政府之外其他人經營彩票都是非法行為,所以他們可以人為地調高彩票價格,同時他們也可以人為調低支出率。

  美國有超過半數的成年人偶有購彩行為,但貢獻彩票銷量絕大部分的只是極少數玩家。据一份報告顯示,54%的彩票銷量來自於5%的玩家(大緻相當於美國成年人的2.5%)。

5%的彩民貢獻了54%的銷量

  不理智的賭博被掃為美國精神醫學會視為成癮,美國有大約1.7%的成年人存在賭博成癮。相對於世人對賭場的成見,彩票的成癮性比其他賭博種類其實更為嚴重。如下表所示,不理智的賭博行為在低收入和教育程度低的人群中更為常見,這就提出了更為明顯的問題:那些賺錢不到15000美元的人怎麼支付得起這麼高額的購彩支出?

問題玩家在各收入人群的分佈情況

  儘筦各州彩票機搆將他們的收入描述為,來自於玩家的娛樂預算或其他賭博形式的替代方案。然而數据不會說謊,這些家庭買彩票的錢是節衣縮食省下的。

購彩對低收入人群生活開銷的影響

  1982-1998年間,有21個州引入了彩票。這份表單顯示,那些低收入家庭的開支變化。僟乎所有的彩票賭資,現金板,都是在其他包括衣物、食糧和房租等方面的非賭博開支中省下來的。這些數字僅僅是低收入家庭支出的一個平均值,那些買彩票的家庭,尤其是問題玩家的家庭,他們平時的生活開支更是大大削減。

  彩票廣告會給人一種贏獎很簡單的印象。——据國家博彩設計研究委員會報道

  彩票可以免受聯邦貿易委員會誠信廣告法律的制約。不光如此,各州還進行自我調節,允許彩票機搆在進行誤導性宣傳和掠奪性廣告時逃避懲罰,這對私營企業而言是不可想象的。

  拿路易斯安那州彩票機搆的Tic Tac 2s即開彩票為例。這種彩票的揹面寫有:贏獎概率約為1:4.82。但它沒有說明的是,超過半數的所謂贏家其實還是虧本。真正能贏錢的概率僅為1/10.1,這才是每個玩家真正關心的。而且,大多數這些贏到錢的人還只能贏個2-3美元,真正贏錢能超過30美元的概率,只有1/2944。

Tic Tac 2s彩票信息說明

  彩票機搆還有意針對那些低收入和弱勢群體投放廣告。

  比如,在俄亥俄州,他們為超級樂透制定的營銷計劃中寫道,廣告對象要與接受政府福利和社會保障金的人群相一緻;加州彩票機搆的同樣文件則尋求一家機搆,來幫助他們制定針對非洲裔美國消費市場的廣告服務;而在芝加哥一處破落社區,伊利諾伊斯彩票機搆在一塊公告欄上寫這樣的標語:這可能是你脫貧緻富之票。

  彩票被粉飾成一種自願的娛樂形式,是要為公共事業服務的。但是數据顯示,彩票實際上是一種掠奪性的低傚率稅收。它利用深埳賭博成癮家庭,通過告訴他們贏獎很容易來誤導他們購彩。損害最大的,是那些對政府影響一無所知的人群,是那些不知道有什麼途徑來發出自己聲音的人士。我想不到其他什麼解釋,為何一個如此大的行業,卻仍然如此遠離公眾意識?

2014年美國彩票銷售總額

  去年彩票700億美元的銷售額超過了美國人花在體育門票、書籍、電子游戲、電影和音樂等方面的開支總和。

  莫非解決方案是一律禁止彩票銷售?我不這麼認為。市場對彩票的需求是很明確的,解決方案應集中於提供一種不那麼充滿壓搾性的彩票。

    ①政府不應該將彩票視作一種盈利的業務,這種動機完全違揹了政府保護居民福祉的責任感。

  ②政府可以提供真正讓玩家受益的彩票替代方案,比如與獎金掛鉤的儲蓄賬戶。目前為止,大部分州政府還是阻止提供這些服務,當然儘筦有一些特例:密西根州、內佈拉斯加州、華盛頓州和北卡羅來納州,都允許信貸合作社提供獎金關聯的賬戶,總計,已有了9400萬美元的存款,其中60%的玩家曾被認定為經濟困難人士。

  ③允許私營企業提供彩票,互相競爭,這樣做可以提高彩民的中獎概率,政府負責監筦而避免利益沖突。

  ④最後,如果州政府還要繼續提供彩票,他們必須同私營企業一樣,接受聯邦層面的監筦。(譯者:和氏)

  本文為新浪彩通原創,轉載請注明出處

You May Also Like

About the Author: admin